据报道,现任巴黎橘园美术馆女馆长洛朗斯·德卡尔将接替居伊·科热瓦尔成为下一任奥赛博物馆馆长。她将于3月15日正式就任,其前任对其评价为:“纵横古今、包罗万象,很有想法,能够超越传统艺术史的思维。”

洛朗斯·德卡尔于1966年6月13日生于法国上塞纳省的安东尼市。她是一位勤勉、热情的女士,无论对工作还是对自己都同样严谨、朗斯挑剔。她将于3月15日正式就任奥赛博物馆馆长,任期至少为5年。目前她身为巴黎橘园美术馆的馆长领导着80多名员工,不过将来她并不用告别这个团队,因为这家私立美术馆自2010年6月以来,一直在与作为公共机构的奥赛博物馆在馆藏方面进行深度合作。尽管如此,这次身份变化对于德卡尔来说,不仅意味着办公场所将搬到塞纳河对岸,更意味着她的事业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因为她要管理起多达700人的员工对位,要继现任馆长居伊·科热瓦尔之后,承担起每年接待三四百万名游客的重任(比橘园美术馆现有的载客量多3倍以上),还要负责近168000件藏品的保藏与利用,为其中4000件保存状况最佳的藏品设计展出,其中包括700幅油画和粉彩画,她需要结合常规展与特展的形式,将这些绘画、雕塑与工艺古玩珍品展示在这座由古老火车站改建成的艺术殿堂里。

繁重的工作会害她与艺术作品远离吗?要是那样就太可惜了,因为她真的非常热爱亲近作品。橘园美术馆的莫奈睡莲主题,让·沃尔特和保罗·纪尧姆的印象派、后印象派,都一直在为这里聚集着人气;而去年10月的特展“1930年代的美国绘画”中,她还亲自为50件展品撰写了详尽而生动的注解说明。洛朗斯·德卡尔想要通过这些藏品,让法国观众了解那个曾被欧洲忽略的艺术年代。她带着拓荒者的热忱投入其中,赢得了美国芝加哥艺术博物馆与英国伦敦皇家艺术学院两大盟友的鼎力支持。值得一提的是,这次展览是格兰特·伍德的《美国哥特式》首次来到欧洲展出,这幅堪称美国文化标识的作品中所描绘的一对严肃古板的夫妇,正是美国中西部地区地域本位主义的生动写照。

2000年至2006年,橘园美术馆在皮埃尔·若热尔的领导下完成了长达6年的改造工程。此后,德卡尔的前任馆长玛丽-保罗·维亚尔先后举办了“19世纪弗罗伦萨绘画展”与“墨西哥传奇爱侣弗里达·卡罗与迭戈·里维拉”艺术展,都相继取得了巨大成功。维亚尔所开启的“橘园复兴”,在她的后继者这里得到了延续与稳固。

在刚来到这座妆点着杜伊勒丽花园西边角落的建筑时,洛朗斯·德卡尔感到由衷的安慰,彼时她正承受着双重打击:竞选卢浮宫馆长失败,又离开了法兰西博物馆事务署,不再负责该署的阿布扎比卢浮宫项目。这位偏“右岸”的巴黎女人,作为两位著名作家的女儿和孙女,常被说成是靠了“家族的庇荫”,而她终将在这里为自己满腔的激情和丰富的国际运作经验找到用武之地。

事实上,阿联酋的酋长们从2007年以来每年投入的近4千万欧元都是由她在打理,用于这阿拉伯世界的首个国际博物馆的展品筹集。2014年春,这座新馆最终选定了160件藏品供人们品鉴。对洛朗斯·德卡尔而言,这次呈现标志着她人生中的一个章节画上了句号。这个最紧张激烈的章节,也是最能锻炼她的人生阶段。

“我从小就对历史文物感兴趣,但很少去博物馆。”德卡尔坦言道:“其实我会选择艺术史专业是因为觉得学法律太无聊。”精英荟萃的私立哈特梅尔学院教会了她典雅考究的辞令,放弃法学离开那里之后,她同时在巴黎第九大学和卢浮宫学院学习,当时非常着迷于布鲁诺·富卡尔对于19世纪中期学院派“消防员画家”的反思与重估,“那是奥赛开馆的年代,从精神上来说我是和这座博物馆一同诞生和成长起来的。那里我的探索打开了一片新天地,让我非常振奋。”

此后她继续在法国国立文化遗产学院进修,在象征主义艺术专家鲁道夫·拉佩蒂的指导下在奥赛博物馆完成了首次实习。“一开始我只是做一些微不足道的工作,比如在库房里盘点画框。”1991年,她参与了展览“蒙克与法兰西”的筹备。“我这才体会到筹备一个重大事件的感觉,真是太喜欢了。”

她第一次参加文化遗产保藏人的考试就顺利通过,当时考官中就有奥赛博物馆后来的第二任馆长亨利·卢瓦雷特。德卡尔在1994年进入奥赛工作时,正值这座新馆的创始人弗朗索瓦丝·加香宣布辞职。“所以我们是全新的一代人,大家在相互信任、热情洋溢的气氛中一起去摸索经验。亨利是个超级工作狂,他给我们带来地狱般的压力,但那段经历也真的很美妙,我此生都会对他感激不尽。”

1996年,德卡尔牵线搭桥将库尔贝的《世界之源》纳入了奥赛馆藏,几年之后在巴黎大皇宫美术馆举办的“库尔贝回顾大展”,也是由她与闺蜜多米尼克·德丰-雷奥共同策划的(这位专攻摄影艺术的策展人目前是德拉克洛瓦美术馆的馆长,她也是此次奥赛新馆长的候选人之一)。这个展览不仅在巴黎获得了巨大成功,在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与蒙彼利埃法布尔博物馆的巡展也广受好评。

在此之前,洛朗斯·德卡尔已经策划过法国画家爱德华·维亚尔的作品巡展,她与奥赛的现任馆长居伊·科热瓦尔就是在那时相识的。从华盛顿、伦敦到大皇宫再到蒙特利尔,多次相遇让他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谈起这位老朋友,德卡尔说:“我非常欣赏他能够大胆破除学派甚至年代藩篱,来建构艺术家与作品关系的这种能力。我印象最深的是他策划的关于希区柯克与艺术的展览。”

库尔贝回顾展之后,德卡尔仍然在调任卢浮宫馆长的亨利·卢瓦雷特旗下奔走。弗拉马利翁出版社在2009年出版了她执笔的《法国艺术史:19世纪卷(1819-1905)》。这部专著是她与现任卢浮宫油画部主任的塞巴斯蒂安·阿拉尔合作撰写的。次年,她终于成功地将明珠蒙尘的“消防员画派”代表人物让-莱昂·杰罗姆推上了前台。 展览在奥赛博物馆以及洛杉矶和马德里都获得了好评。

今年春天,洛朗斯·德卡尔终于要重返奥赛了。她会像她的前任那样,以“纵横古今、包罗万象”的方式去工作吗?科热瓦尔的回答是肯定的:“她很有想法,能够超越传统艺术史的思维。”不过这位铁腕女士仍然必须去面对一个并非她自主选择的团队,去与其他外省博物馆的同行进行更深入的对话,同政客们去斡旋。

2014年底至2015年初,洛朗斯·德卡尔在奥赛博物馆策划的那场大胆的萨德大展毁誉参半。这个展览原本是亨利·卢瓦雷特的计划,德卡尔请来哲学家安妮·勒布兰共同策展,使得展览所探讨的话题大大超出了这位被神化的侯爵与艺术之间的纠葛,揭示出萨德主义“暗流”是如何曲折地流传至今的。

不过,2016年春她在橘园美术馆以纪念“现代艺术之友”阿波利奈尔为主题策划的展览却赢得了一致好评。期待今年4月5日到8月15,来自东京的石桥正二郎收藏珍品展能够同样精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asyzhh.com/,朗斯

推荐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